坚持爬墙的诺北

杰基尔的失踪(上)

【趁晚自习两个小时写了篇沙雕文】
【偏博士咕哒!!!】
【重度ooc且逻辑混乱!!!】
(不过反正傻屌文嘛xxx,anyway)
(注意避雷,如果以上没问题那就lets go――)


今天早上,迦勒底内部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在发生。

是的,御主藤丸立香的直觉清清楚楚的告诉她这个消息,因为——

她已经一个上午都没看到过她的中意从者——亨利·杰基尔了。

早饭和午饭的食堂里都没有他的身影,走廊里也没见着人。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立香就是感觉心里别扭。吃完午饭后,她正心神不宁地在走廊晃悠的,玛修提出来了一个建议——去杰基尔的房间看一看的。

因为一得到杰基尔后就把他长时间设为自己的中意从者放在房间里时刻养着,立香都忘记了杰基尔在迦勒底还有一个专门的房间。这个建议听起来非常的靠谱,于是立香下一秒就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杰基尔的房间。很快她眼前就出现了一扇门,门上挂着一个写着J&H的木牌。——就是这里了!立香走上前敲敲门:“杰基尔君?”

没有应答。

立香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开了一条缝。门没锁?她疑惑地走进房间。环顾四周,雪白的墙壁,整洁的床,桌子上的药剂瓶——但是没有杰基尔。她失望的准备离开的时候,注意到墙角扔着的一堆衣物。她捡起来,发现是杰基尔的衬衫——整个被鲜血浸透了,上面还有一个用刀划开的口子。

一声惨叫打破了迦勒底安静慵懒的午后时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辈!!怎么了?!!”听到惨叫的玛修第一个奔到现场。此时立香已经攥着杰基尔的跪坐到房间的地板上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如洪水一般从眼睛里涌出。

“杰基尔……杰基尔他……”立香一边抽抽噎噎地说,一边把手上的衣服伸到玛修面前,“杰基尔他被谋杀了!!!!!!”

玛修看到血迹一愣,然后转身就跑出房间。过了一会儿,迦勒底里的英灵们无论是听到惨叫声赶来也好还是被玛修叫来了也好都集中在了杰基尔的房间,用尽全力试图劝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御主。

“不要紧张,master。”卫宫用低沉柔和又安慰人的语气说,“我认为凭杰基尔的能力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谋杀的。”

“是啊,或许是海德那个家伙搞的呢。”安徒生扶了扶领结一本正经地说。

“区区小事就哭成这样,这不是余的御主应有的性格。”拉二一边摇头一边打开灵基保管室,“你看,这里不是还有五张新抽的杰基尔吗?”

“可他是特别的!!唯一的!!!是我用了圣杯喂到一百级羁绊马上破十的杰基尔!!!!是不可替代的!!!!”立香哭喊道。

无论众人怎么安慰,立香就是止不住眼泪。这时alter阿尔托莉雅想到了什么,和御主说:“两周前福尔摩斯不是来我们这儿了吗?要不然去找找他……”

这一句话如同阳光一样给立香带来了巨大的希望,她猛地站起身,抹了一把脸。“对!事不宜迟,快去找福尔摩斯!!”

她大步走出杰基尔的房间,把众从者甩在身后。来到了挂着“Mr.Holmes”木牌的门前,立香一把把门推开:“福尔摩斯!!!”

门后面的房间空旷的像是新的一样,连福尔摩斯的影子都没有。

“前辈,福尔摩斯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条……”匆匆跑来的玛修指着门小声和御主说道。

立香一把拽下来纸条:“我看看。”

纸条上用花体字写着:我出去散步了,暂不接案。——Mr.H。

“啊——————————————!!!!!”

希望破灭的时候,立香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死了。她绝望的大哭起来,玛修手足无措地安慰她。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啦,御主,怎么啦?”

立香止住眼泪,揉揉眼睛,抬头一看——

“达芬奇亲——!!!”

“——哎呀,御主今天真热情啊,拥抱就免了吧~”达芬奇往后躲了躲,递出来一张纸,“明天职介召唤池要出杀阶了,记得攒石头哦~”

说完,达芬奇转身离开了,留立香和玛修愣在原地,手里拿着召唤池的通知。达芬奇刚才说的东西在立香脑海里反复回响着,明天……职介召唤池……杀阶……这意味着——

“达——芬——奇——————!!!!”

达芬奇还没来得及应一声,就看见立香风一般地朝她冲过来,在工坊的桌子前一个刹车,“哗啦”一下重重地把手里的一个布袋砸在桌上,把达芬奇和身后的玛修都吓了一跳。达芬奇本来想提出疑问的,一抬头看到立香脸色阴沉,浑身散发着杀气和决心,打了一个寒战,把问题吞回肚子里。立香朝她伸出右手,左手把袋子往达芬奇面前推了推。

“给我把全部的护符交出来。”

达芬奇默默收下了绿方块,然后把所有的护符给了立香。玛修站在旁边想说什么,但似乎被御主的样子吓到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职介up召唤场。

手拿一大袋圣晶石和护符的藤丸立香一脸坚定地站在召唤阵旁边,身后是一脸无奈的学妹玛修。

“前……前辈,”玛修小心翼翼地开口,“一个三星从者而已,真的至于这么费劲吗?”

立香悠悠地叹了口气:“玛修啊,你还记得在第四特异点之前我怎么努力想抽到杰基尔他就是不来就是不来我也很疑惑啊为什么一个三星从者就是死活抽不出来呢我每天晚上肝到凌晨两点但还是召唤不了他果然这大概就是读心go吧你看我之前用的杰基尔也一直都是第四特异点送的可是之后杰基尔反而……”

“前辈,这些故事我们已经听了上百遍了,还是赶快开始抽卡吧……”玛修打断了御主的滔滔不绝。立香回过神来,从兜里抽出一张金色的护符。

“那么——

我要——

上了!!”

说着,她把护符扔向了卡池。

光点旋转着,一道白光闪过,一张银色的杀阶卡面出现了。

“杰基尔——!!”

——随着卡面翻转,红发刺客的形象出现了。

“是风魔小次郎啊……”玛修遗憾地感叹。

“没关系,再来一次!”立香又抽出一张护符投入卡池。白光一闪,然后银色的卡面迸出了金光。

“——是四星——”立香失望地说。

“没关系啦,四星也不错。”玛修安慰着。

“不。”立香又抽出一张护符,“我这次要的只是杰基尔!”

一张护符——荆轲!又一张护符,百貌哈桑!一张又一张护符下去了,三星从者和四星从者都出来了不少,甚至还有五星从者,但就是没有杰基尔。很快,所有的护符用完了。立香看着身边多出来的风魔小次郎,哈桑们,还有开膛手杰克,内心极其复杂。

“前辈,我觉得……”

“——不,玛修。”立香打断了玛修的话,脸上透露出坚毅的神色,“还没有结束。”她拿起装有圣晶石的袋子,掏出三十颗石头,一齐扔进了卡池。

白色的光闪了一次又一次,但就是没有杰基尔。

“没关系,再来!!”

又是三十颗石头,什么都没有。

“再来!!!”

几次后,剩下的石头已经凑不出一次十连。

“没关系,单抽出奇迹!!”

三颗石头被扔进池子,然后又是三颗,又是三颗……

冰冷的卡池旁边,圣晶石的碎片和各色礼装洒满了地面。御主藤丸立香跪坐在卡池边缘,脸被头发遮住,看不清表情。握在她手里的,是最后三颗圣晶石。

“前辈……其实……”玛修小声说,垂着视线,“其实……就算从卡池里抽,也不一定抽的回最初的杰基尔……前辈还是重新练一个吧……”

“——你说什么呢。”

“诶?”

立香冲玛修摇摇头,眼神疲惫而又坚定。

“不能放弃……”她紧握双拳,“我相信,我的杰基尔就在卡池里等着我!!”

她举起最后三颗圣晶石——她最后的希望。

“杰基尔啊……”她小声念叨着杰基尔的名字,“如果你……能听到我——”

她手一扬,把最后三颗石头,投进了卡池。

白色的光点快速的旋转起来,分成了三道白色光圈。

“是从者!!”

白光一闪,一张银色杀阶卡面出现了,没有闪光。

“三星——从者!!!”

又是一道光,卡面从下往上开始揭晓答案——

——卡面的姓名一栏写着亨利·杰基尔&海德。

“——成功了!!!”立香睁大眼睛从地上站起来——

————从者图片展示出来,她由于兴奋而张开的嘴一下由于惊讶而张的更大了。

从者,是杰基尔没错,这个发色,瞳色,绝对绝对是她的杰基尔,但是——

他的年龄看上去不过10岁,并且————

除了隐私部位穿了条白色内裤外,一丝不挂。

“这!!他妈!!!是什么!!!!鬼啊————————!!!!!!!”

御主的叫声在两天之内再次响彻了迦勒底。

————tbc————

 

 

看完dw11季第一集迅速地摸了一张13
她真可爱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看了dw11季第一集了十三好帅啊她太棒了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她啊啊啊啊啊!!!!!!!!!!!!!

(1011/1110特工au)GTL

#我终于写完了!!!#

#我讨厌中考#


chapter6


01


eleventh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推开极力阻拦他的river一路冲进医务室的,他只记得当自己上期不接下气地推开门,声音颤抖着向围在病床前的martha问出tenth的伤势的时候,那句“他会好的”让他的腿一软,差点跪倒在病床前,不得不抓紧床头的横杆稳住自己。他会好的,eleventh低下头放心的笑了出来,他会好的。

“你没事吧,eleventh?”martha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我没事,我很好。”eleventh抬起头,咽了一口唾沫。他看着连在tenth身上的那些机器,注视着它们不断跳动的数字。“发生什么了?”

martha在手中的平板上点了两下,调出一段新闻。主持人面无表情的叙述着泰晤士河边的一场爆炸事故。“那是tenth去的地方。”martha说,“他及时从窗户跳了出来,滚进了泰晤士河里,没受什么严重的伤。但是……”她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过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人,“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没关系,他能完整的回来就很好了。”eleventh轻笑两声。

“tenth通过眼镜发来的视频记录,我想应该让你看一看。”martha在手中的平板上点了两下,下一秒一个视频文件就显示在医务室的投影仪上。eleventh点开了视频的播放键,看着看着,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martha问。

“‘S’。”eleventh暂停视频,指着那个人手腕上的纹身,“我认识那个标记。”

“……well。”martha停顿了一下,“你不准备做一些说明吗?”

“我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它是一个恐怖组织……”

“‘S’代表skaro,是他们的组织名。据我所知这个组织不仅发动恐怖袭击,还插手世界各地的毒品贸易。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危险分子聚集的组织,可能还是最大的那个――说实话,我还以为你在这几年做了调查呢,eleventh。”

eleventh和martha同时回头看向病床。tenth靠在枕头上朝他们微笑着。

“did you miss me?”他朝eleventh和martha打了个招呼。

“……很高兴看到你醒了,tenth。”eleventh带着点挖苦意味的说,“我肯定做了调查,只是我给忘了。”

“那就说明你调查的不够彻底。”tenth说,“hello,martha。”

“你什么时候醒的?”martha问。

“你们说话声音有多大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吧?”

“……对不起。”

“――其实,在你们看视频的时候我就醒了。那么继续刚才的话题,有关skaro――”

“说实话,我和martha一致认为你在恢复之前不要插手这件事。”eleventh伸手把试图从床上下来的tenth推回枕头上,“想调查,就好好休息尽早出院。”

tenth躺在床上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

 

 

Eleventh顺利地通过了GTL的所有测试,和Amy一起成为了正式的GTL成员。Tenth得知这个消息的日子正是他出院的那天。他穿戴整齐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毫不意外的发现eleventh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把双脚放在茶几上等着自己。他看到tenth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起身,准确来说,他的脚还放在茶几上。


Tenth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深吸一口气:“首先,恭喜你eleventh,从今以后你就是一名正式的特工了,作为你的导师我也感觉很骄傲。其次,作为一个特工请遵循最基本的礼貌,一言以蔽之——把脚放下去,从我的沙发上起来。”


Eleventh照做了,他从沙发上跳下来,朝tenth敬了一个滑稽的礼:“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同事了,tenth。”

 

“首先,同事之间用代号称呼。”tenth伸手把eleventh的胳膊放下,“以后你得叫我doctor。——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你还没有一个像样的代号呢,你可以自己选一个。”

 

“代号?就是像你们的doctor那样的?”eleventh说。

 

Tenth抱臂站在他面前,点了点头。eleventh略微皱起眉头,看起来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抬起头:“既然我们从师生关系变成了同事关系,我的代号就取doctor吧,和你一样。”

 

“——怎么,不行吗?”他看到tenth的眉毛挑的都快比额头高了慌忙补上一句反问。

 

“啊——”tenth长长地感叹了一句,然后压低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在我意料之中。”

 

“什么?”

 

“咳咳,我是说我猜到会这样了。但是,GTL还没有过代号相同的两个特工,所以我可能需要向上级反映一下。”tenth轻咳两声提高音量。

 

“——master和missy就是一样的意思。”eleventh犀利地指出。

 

“你觉得性质一样吗?”tenth反问。

 

Eleventh沉默了一会儿。“……行吧。”他最后说,表情显得很不甘。

 

“佷好。”tenth拍了拍eleventh的肩,语重心长地说“以后你要向我学习的东西还多着呢。跟我来。”

 

每次都是这样。Eleventh忿忿不平地想着。他以为自己有多能干,实际上根本没比他好多少。

 

02

 

像是为了证明圣诞节前的那件事仅仅是个意外一般,春季学期刚刚开始,tenth就给自己找了个女朋友。而eleventh得知这件事是在两个星期后tenth拉着他去参加一个高三开的party。当时他们和几个男生围坐在吧台旁聊着天,tenth的同学jack忽然说:“哦对了,tenth,你和你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了?”

 

Eleventh听了后差点没一口水全喷出来,他慌忙吞下嘴里的液体:“什么??这家伙什么时候谈了个女朋友?!”

 

“冷静点eleventh,在两周之前就谈了,你不会一直没发现吧?”tenth说,一脸自豪地看向eleventh。

 

“没有。”eleventh说,“是谁?”

 

“隔壁班的女生rose。”jack抢着回答。Tenth伸手打了jack一拳,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是她向我告的白,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噢——那个金发女郎rose——有你的啊tenth!”jack伸出手想要拍拍tenth被tenth瞪了回去。

 

“每天那么多女生向你告白也没见你答应,怎么偏偏挑上rose了?”eleventh半是怀疑半是好奇地问。

 

“关你什么事。”tenth一边说一边重重锤了一下eleventh的头。Eleventh“嗷”了一声捂着脑袋趴到吧台上。

 

“tenth?我们去那边跳跳舞吧?”一个女生的声音插了进来。Eleventh抬起头,正好看到tenth挽上那个金发女生的胳膊准备离开,脸上是少有的温柔的表情。Jack他们发出一阵暧昧的喝彩声。

 

“祝你玩的开心。”eleventh冲着渐渐被人群淹没的tenth的背影小声说了一句。一种失落感慢慢填满他的心。

 

他没有等tenth,自己一个人提前回到了宿舍。

 

03

 

“两个doctor?你们在开玩笑吗?”

 

Rassilon一只手撑着额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tenth和eleventh。好吧,他们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rassilon,我认为这是完全可行的。代号可以用1号doctor和2号doctor,或者——”

 

Rassilon摆了摆手,tenth知趣的住嘴了。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rassilon顿了一下,“每一次doctor这个称号竞争都特别厉害。之前那个辞职的twelve,他就和他的导师抢doctor的称号,最后他的称号定的是doctor mysterious,简称DM(当然是他自己的主意)。除非你们也能找一个形容词,不然就别叫doctor。”

 

“等等,你说的那个人,”eleventh说,“是那个BNT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吗?真没想到他以前居然在这里工作!”他激动地一拍手。

 

Tenth和rassilon都以一种“你要现在说?”的目光盯着eleventh,eleventh有些心虚地把手放下。

 

“反正称号不着急,你们先——”

 

“doctor?你在这里吗?”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三个人转过头看向出现在门口抱着平板的river。

 

“怎么了,river·song?”rassilon第一个发问。

 

“我在一段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一些东西——我想给他们看看会比较好。”river指指tenth和eleventh。

 

Rassilon点点头,river走过去吧平板塞到eleventh手里。Tenth凑过来查看图片。平板上是一张从监控里截出来的图片,上面显示两个人在一条巷子里交换一个箱子。Tenth向左划找到前一张图片,上面那两个人把手腕处的袖子撩起来,像是在核对什么东西。Eleventh把图片放大,一个有些模糊但是可以辨认的花体S出现在他们面前,和之前tenth看到的一样。

 

“是skaro的人。”tenth说,“他们在这里交换什么呢?”

 

“可能是毒品,”eleventh说,“也可能是一些更危险的东西。这条巷子离这里不远。”

 

“这么说,现在去能把他们抓个现行。”rassilon说,“tenth,eleventh,正好你们都想要doctor的代号,你们自己去争取吧。”

 

他挥一挥手示意办公室里所有人离开。Eleventh有些不解但也跟着tenth退出办公室。“他的意思是……我们要去抓这两个人了?”他小声问tenth,tenth点点头。

 

Eleventh感觉心跳有些加速,有一些是紧张,更多的是激动。这是他的第一个正式的任务,虽然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任务。

 

“准备好了就在大门外等我吧,eleventh,挑一些有用的东西带上。”tenth把他带到武器库门口,然后转身离开,留eleventh一个人在里面。

 

 

“手表,胸针,枪,还有——口红?真会挑eleventh,这些咱们基本上都用不上。”tenth坐在车里一边查看eleventh带来的武器一边说。

 

“well,谁知道呢,以防万一。”eleventh耸耸肩。

 

“行吧。”tenth把武器重新塞给eleventh,“我们到了。”

 

伦敦的天永远阴沉沉的。Eleventh跟着tenth下车走进那条被阴影笼罩的小巷。他打了个寒战。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说。

 

“你这样怎么和我抢doctor的代号,这只是一次简单的小任务。找到人,铐起来,询问几个问题或者把他们带回去就可以结束了。”tenth头也不回地说。

 

说着倒是简单。Eleventh想,跟着tenth走进了巷子。

 

一走进巷子,就像走进了黑夜一样,两侧高楼投下的阴影过滤掉了从天上照下来的灰扑扑的光,几盏照明用的灯也已经破旧不堪,在那里有气无力的闪烁着,感觉随时可能熄灭。拐角隐藏在黑暗中的摄像头给eleventh带来了些许勇气,他打起精神和tenth一起贴着墙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拐过了一个拐角,光线变得更加昏暗。四处没有一丝响动,也没有一个人影。

 

这有些不对劲,Eleventh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看到那些人了才对,但是怎么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Tenth看起来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停下脚步,给eleventh打了一个“拿起枪”的手势,然后继续往前走。Eleventh从衣服里掏出枪,然后跟着tenth继续向前。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一堵墙面前,墙上面安着一盏闪烁不定的灯。Tenth停住了,摇了摇头。“他们可能走了。”tenth说。

 

“这么快吗?才5分钟他们可能跑到哪去?river刚才在车里发来的消息也说他们没有从巷子出去。”eleventh也停下来反驳道。

 

“再回去找一圈吧。”tenth一边说一边转过身,面对着eleventh。

 

然后eleventh看到tenth的表情在一瞬间变了,他好像被eleventh身后的什么东西震惊到了一样。Eleventh一瞬间警惕起来,但他刚准备转过身举起枪,就感觉后颈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打了一下,接着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TBC——


是flamy的女友watie(x)早就肝完了这么晚才放出来xx

第一次完整的板绘作品献给康纳了xxx

看了b站一个手书后忽然有感而发

av号25722639

[版绘感觉莫名的爽,可能是终于有压感了xxx]


忽然想起来还没发lof(x)是自己随便涂的一只康纳x顺手就做成壁纸了(后两p)

玩了一下最近热门的英灵互换衣服x是比较正常的一组

p1fgo,p2音乐剧x(在画表情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