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北•hano

我就随便发一下昨晚心情糟糕透顶时摸的鱼。
QAQ

40粉点梗(占tagx)

啊啊啊啊终于40粉了开心到爆炸x
于是来点梗x
可以写的cp包括拿战圈的拿拉,dw相关的大概都可以,还有st的舰长大副(这个以前没写过这次想试试x)想看的话spn我也可以试一下x
最后这儿学生党所以可能码子比较慢xxxx见谅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与dw结合#part9

第九章

十一在森林里狂奔着,狂奔着,内心充满恐慌,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着他一样。他在树木间横冲直撞,闯进了一片空地。空地有个人影背对着他,啜泣着,怀里抱着什么东西。十一走过去,想安慰一下他,但是那个人忽然回过身。十一清楚的看出来他是谁,以及他怀里抱着的人——十一面前的是他自己,血迹斑斑,怀里抱着已经死去的十。十一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感觉到被从脖子上垂下的东西拌了一下。他抓住那个东西,低头一看,手里是一条颜色鲜艳的围巾。

“不——”

“十一?十一!醒醒!”

十一感觉脸上被拍打了几下,他睁开眼睛。十二和六正低头看着他。

“……怎么了?”十一真不希望他们看出来原因。

“你做噩梦了。”六说。不管十一再怎么不愿意,还是被人一眼识破。他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我没事。”他说,慢慢的坐起来,“……只是一个梦罢了。”他笑了笑。

“还早呢,你要不要再睡一会?”五说,伸手把十一压到防水布上。

“不,我没事。”十一倔强的说,从防水布上站起来,“都起来了的话还是赶快行动比较好。”

“说实话,在你睡着之后我们讨论了一下。”十二说,“最后我们决定让六领队。”

“他以前和四一起,或许他能帮助我们找到他。”五说,回过头和六交换了一个眼神。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十一小声说,从防水布上爬起来,背上背包。

“先别着急,还没吃过早饭呢。”十二说,从背包里抓了一把野果分给十一和其他人,“自己拿着吧,省着点。”他说,“这是我们最后剩下的东西了。”

十一点点头,把野果小心翼翼的放进背包里。

十二背上弓箭,把长刀和起子扔给六:“那走吧。”他回过头对十一说,从地上拾起十的剑递到十一手里。十一愣了一下,伸手握住剑柄。铁器冰冷的触感让十一回想起十手心温热的感觉,他低下头,有些难过的笑了笑,然后重新抬起头:“……走吧。”

六成为了小队的新领袖,有些得意的走在队伍最前面,举着十二的起子。他时不时的变换着路线,十一看出来他在带着他们远离边界往森林深处走。树林越来越密,阳光透过叶片照射到地面已经有些困难;地上的杂草越来越高,十一现在不得不用短刀砍倒一些草才能向前走。慢慢的,在一串他们弄出来的窸窣声中,十一感觉似乎还有另一个声音在朝他们靠近。

“先停一下!”十一小声喊住六。

“怎么?”六回过头问十一,“找到什么了?”

“嘘!安静!”十一严厉的说。其他人安静下来,现在十一可以听清楚了,在他们不远处,有着很细微的,慢慢踏着草行走的声音。

“有人!”十二稍微有些惊讶的低声说。

“我去看看。”五朝前走了几步,“谁在那里?”他朝传来声音的方向大声问。

没有回应,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停下来了。十一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五的旁边。他隐隐约约看到一棵树后面藏着一个人影。

“我们可以帮你。”十一向前走了几步,朝着那个人影说,“相信我。”

那个人影动了动,伴随着一阵压抑着的喘息,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他本来应该是很英俊的,但是现在他金棕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垂着,身上的西装被撕破了一些,左肩的衣服被染成了深红色。第八任doctor扶着树慢慢走出来,勉强用手里的长矛支撑着自己才不至于体力不支跌倒。他看了看五,又看了看十一,脸上露出虚弱的,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腿一软倒下去。

五眼疾手快的冲上去一把抱住他,把他平放在地上。十一冲上去手忙脚乱的解开他上衣的扣子,露出八左肩上的一道枪伤。枪伤。十一愣了一下。目前为止他知道拥有枪的,只有——

“四……”八挣扎着想要说话,“是他干的……我……”

“让一下!”十二和六拎着医药包冲过来,把十一挤到一边,跪到八面前,“把绷带找出来!”十二对六喊,从包里掏出一瓶酒精。“十一!把领结给我!”十一摘下领结递到十二手里,十二把酒精倒到领结上,然后给八擦拭着伤口。八发出一声呻吟,呼吸更急促了一些。“忍一忍,忍一忍……”十一小声安慰着。六拿着绷带跑上前,十二帮忙一起给八包扎。八看起来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被五止住了。

“嘘,先别说话了。”五小声说。

“好了。”六把绷带打了个结,看着八语气有些急切,“发生了什么?”

“六,我觉得我们最好把这个问题留在之后问。”五打断六,“他需要休息。”

“但是你看!这个伤口很新,如果真的是四干的,他能带着我们赶过去,我们就能找到他了!”

“六!冷静点!”十二抓住六的肩膀,“现在不是忙这些的时候,让八休息好才可以尽快找到四。”

“不,没关系,我……”八打断十二说,尝试从地上坐起来。

“不,你需要休息。”十二果断的把八压回防水布上,“睡一觉吧。”

八点点头,闭上眼睛,渐渐昏睡过去。

“……好吧。”六有些无奈的说。

十一抬起头,试图看出现在是什么时间。他虽然看不太出来,但他觉得应该已经不早了,那些微小的,透过树叶勉勉强强照下来的阳光越来越暗淡。“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吧。”他说,把手里的剑靠在一边。

“看起来也只能在这里扎营。”十二说,把十一的,现在已经是血迹斑斑的领结递给十一,“给,稍微洗一洗吧。”

十一沉默不语的接过领结,拿出水壶倒一点水在上面冲掉血迹和酒精。

“今晚我来照顾八,你们睡去吧。”他忽然这么说。

“怎么可以只让你来?轮流照顾就可以了。”五说。

“不,我来就可以了。”十一固执的说。

“……是因为噩梦吗?”六说。

十一有些惊讶的看着六,他不太想承认自己的心思这么容易就被他猜中了。“……不 ,不是的。”他笑了笑,“我只是想做些我能做的而已。”

“真的?”六半信半疑的看着十一。

十一坚定的点点头。

“好,那拜托你了。”六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拍拍十一。

“好啦,你们几个——是时候把火生起来了。”十二大声说,“五,你的斧子借我用一下,或者让你来砍柴。”他干笑了两声。五看上去并不是很满意地拿起靠在一边的斧子扔给十二。

“谢谢!”十二接住斧子,朝五点点头。

“稍微小心一些。”五说,回给十二一个略带礼节性的微笑。
十一把手伸到衣兜里,摸到了自己的火柴。他把火柴掏出来扔给六,然后坐在八身边,从包里找出水瓶晃了晃,水瓶里传出水碰撞的哗啦声。他俯下身,给八喂了一些水,八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森林更加黑暗了,不过从叶片间隐约露出的天空中并没有出现图标,也没有炮声响起。森林里只是回荡着十二砍柴的声音,今天是没有任何死亡的一天。但是今天差点就要有牺牲了,十一这样想着,看着十二抱着一堆木柴走过来堆在地上,六走过去划亮一根火柴扔进木柴堆。五翻着他的包,然后说:“我这儿没有吃的了。你们谁还有?”

十一把手伸进背包,摸到了之前剩下的野果。他把野果拿出来:“你们分了吧,我不饿。”

“……你确定你没事?”五从十一手里拿了些野果担忧的看着十一。

“我没事。”十一摆摆手,“吃完就休息吧。”他说。

篝火越燃越低,一些细碎的火苗仍然在坚持舔舐着枯木。十二把防水布铺在树木间的空隙,把八小心翼翼的放在在那上面;六已经靠着一棵树睡着了。十一靠着一棵树坐在八身边,和五一起给八换了一次绷带。八的伤口看起来比之前的好一些,十一稍稍放下心来,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八不能撑过去。没有重生能量,重伤会变得很棘手,现在最重要的是防止伤口感染。十一有些混乱的把自己沉在自己的思绪里。他应该还有水,就算没有这里也应该有一个湖,很有可能就是之前他遇见十的那个……

“十一,我去睡觉啦。”五靠着一棵树躺下,打断十一的思绪。

“嗯,晚安。”十一对五微笑着,看着他闭上眼睛。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内心的想法上。

他为什么总是对十念念不忘呢?

十一不止一次的向自己提出这个问题,他为什么对十这么执著?是因为他们互相拯救过对方的性命?还是由于……他的人格魅力?十一也说不上来。他尽力把自己的思绪从十身上拉回到现实,但是他没办法把十的面孔从自己脑海里抹去。六说对了,十一确实是不愿意再做那些梦,有着十的梦。因为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不能一直沉浸在这种悲伤的情绪里。他现在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四身上。十一非常肯定四知道些什么,不然他怎么会开始做这种事。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四开始杀戮?除非万不得已,任何一任doctor都不会随便杀戮的。或许八知道是什么!是的!他应该去问问八!只是……十一看看仍然昏睡不醒的八,摇摇头。等着他清醒了再说吧。

夜渐渐深了,树林间开始弥漫起乳白色的雾来。空气里有些不太对劲的味道,不过十一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感到有些疲惫,有几次靠在树上险些睡着,但是又惊醒。他觉得有点反常,但他实在是太累了。睡意一阵一阵袭来,十一终于撑不住,靠在树上沉沉睡去。

-tbc-
之前的那个有点问题稍微修改了一下x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和dw结合#part8

第八章
“转移阵地?为什么?”五瞪大眼睛问。

“你想想,四肯定记住了这个地方,他不会再回来。”六说,摆出一副所有人都应该知道这件事的无奈神情,“唯一能够找到他的办法就是转移阵地。”

“六说的没错。”十二朝六点点头,“你想想,我们一直呆在这个地方又能有什么新发现?还不如转移阵地。”他顿了一下,扫视着周围的人,“现在,有没有人想问问题?”

没有人说话,五摇摇头,十一听天由命般的低着头。

“好。”十二满意的说,站起来背上靠在一边的弓箭,“我们出发吧。”

十一站起来,背上背包把自己的匕首藏在身后,单手握着十留下来的剑跟在六身后出发了。十二手里拿着音速起子,带着他们顺着河流朝竞技场的南端走去。平时总是热热闹闹的队伍今天却意外的很沉默,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质疑十二选择的路线。十一猜测可能是由于他们和自己一样沉浸在悲伤,震惊和对未来的担忧中。十的死带来的影响波及到了每一个人,但都没有对他的影响大——他与十互相救了对方的命,并且最终十死在了他的怀里。进入这个竞技场之后,十一直是十一最信赖的人,但现在他忽然就不在了,一切只能靠他自己,在这个危险重重的竞技场里……

十一猛地回过神来,他差点撞在了六身上。他不解的抬头看看前面,发现前面的人都忽然停下来了。

“为什么忽然停下来?”十一问。

“嘘……”五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上,然后指指十二。十一好奇的探头过去,发现十二把其他人当在他身后,似乎在观察什么。

“怎么啦?”十一问。

“这里有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十二掏出自己的音速起子,用三根手指横在面前,慢慢的,仔仔细细的扫描着,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后退几步从地上捡了颗石子朝着前方扔了出去。石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但在半空中忽然被一片红色的光线截住了,变成了沙粒洒落在地上。

“一道力场!”十二不无惊喜的说,收起音速起子往前走几步仔细观察着,“看来我们到了竞技场的边缘!”
“我相信你应该可以顺着它查出我们在哪吧?”六靠在一棵树上,双臂抱在胸前说。

“应该不能,它被屏蔽了。”十二有些遗憾的说,凑近了一些重新掏出音速起子,“不过如果我增强一下信号的话——”

一道暗红色的闪电忽然从力场射出来,击中了十二的起子,然后把电流传到了十二身上。十二惨叫一声,往后退了几步,倒在地上。

“不!!”十一大惊失色的冲过去,解开十二领口的扣子。十二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头发由于电流的影响颜色有些发深。

“让一下!”五推开十一,把耳朵贴在十二胸前,“他还活着。”他说。

十一大大的松了口气,靠着一棵树慢慢的坐下。他的两颗心仍然由于紧张而剧烈跳动着,这让他感觉有些眩晕。他今天不能再承受任何人的牺牲了。

“啊……”十二发出一声呻吟,渐渐苏醒过来。十一赶忙凑到他面前:“十二!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还好……”十二扶着六坐起来,“……噢,我的音速起子——”他把手上的起子举到眼前,那把起子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冒着黑烟,微弱的闪烁了几下就灭了。

“它为你挡下了大部分的电击……”六喃喃自语般的说,“你要感谢它。”

“最好还是离力场远一点。”十一说,伸手拉住十二,“把起子给我,我来试试能不能修复它。”

十二将信将疑的把起子交给了十一,十一掏出自己的音速起子指着十二的起子按下开关,不断调整着频率。一点一点的,十二的起子不再冒黑烟,受过电击的痕迹也慢慢消失。最后,十一把完好如初的起子扔给十二,“给,应该跟原来的一样了。”

“啊!谢谢!”十二说,按下起子的开关看着它亮起的蓝光,“就跟原来的一样。”

十一有些得意的笑着,然后又严肃起来说:“好了,我们现在要继续赶路了。”

“是的,你说的对。”十二用起子戳戳十一,走到队伍前面,“是该——”

“不,我来领队吧。”十一打断了十二,拍拍他的肩,“你受了伤,需要休息。”

十二看起来有些不服气:“嘿!可是——”

“不行。”十一严厉起来,“你要好好缓一缓。”

十二看着十一的神态,知道没有反驳的余地,于是耸耸肩:“好吧。”

十一满意的看看十二,然后走到五和六面前:“你们两个,在后面照顾好十二。”

“……好吧。”五说。

“可以啊。”六说。

“那就好。”十一朝他们点点头,“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受伤。”他一字一顿的说,“任何人。”他把语气稍稍加重的重复了这三个字,“现在,我们出发!”

十一带着众人趟过不远处的那条河,来到了河对岸——他们第一次扎营的地方。树木在短时间内又重新生长的又高又壮,光秃秃的土地被各种花草覆盖,四周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夕阳在树林间投下橘红色的光影,把树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十一带着队伍往森林深处走着,慢慢的他已经不能从树木之间迷迷糊糊的看到那条河流。他停下来,环顾四周,用起子扫描了一下四周。这里让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十二和一的地方,只是现在这里更靠近边界,并且原来队伍里的人只剩下他和十二。十一把右手一直握着的剑靠在一棵树上,然后放下背包。

“今天先在这里扎营吧。”十一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大家。

五和六默默的点了点头,十二靠着一棵树坐下来。“听你的,扎营吧。”十二说。

“……好。”十一轻声应答着,从背包里抽出防水布铺在草地上。黑暗一点一点地笼罩住树林。十二拿出之前的野果和剩下的肉分给大家。应该是这个时候了,十一看着渐渐升起的月亮心想着。果然,过了一会天空出现了tardis的图像,紧接着十的图像也浮现在夜空。十的表情很坚定,嘴角挂着一丝自信的微笑。十一站起来,注视着它。“为了十。”他轻声说。

“为了十。”五,六和十二也跟着他轻声说。

十的图像在空中渐渐消失,十一坐回防水布上,一言不发的盯着草地。由于领队的责任,他暂时把对十的悲痛和对四的愤怒与不解压在心底,但现在所有的感情忽然又重新涌上心头。四举着手枪的画面浮现在他眼前,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悔意。他早就应该看出来十的不对劲,就算是在那片空地也可以及时拉开他。他看出来四和十预谋好的,但是为什么要是十?为什么不是他或者其他人?或许十知道了什么,但是他现在已经没办法告诉他了。他是那么信赖十,有了十感觉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但是现在……

泪水划过十一的双颊,“啪”的落在他放在膝上握紧的拳头上。十一稍微回过神,有些惊慌的擦掉脸上的泪痕,然后抬起头,发现所有人都朝他投去了担忧的目光。

“怎么了?”十一尽量让声音显得正常,但说出来的字还是有些颤抖。

“你还好吗?”五关切的问。

“我没事,我…我很好。”十一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一直都很好。”

“不,你不好。”十二微微蹲下来,轻轻握住十一的双手注视着他的眼睛。十二的目光很冷静,但又有着担忧和理解,十一渐渐平静下来。当然了,他经历过十一经历的一切,他能分辨出来他什么时候在逞强。十一意识到了这一点,低下头迅速拭去泪水小声说:“……谢谢。”

“你累了,十一。”六在旁边说,“你最好去休息。”

“这会有帮助的。”十二说,“不用担心我们。”

十一心里涌过一股暖流。他想道谢,但是哽住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躺到了防水布上。虽然没有了十,前方也必定会困难重重,但他并不是一个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人。他看着身边十遗留下来的剑,十应该也不希望自己被影响太多吧……十一感觉有点愧疚,他翻了个身,闭上眼。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tbc——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和dw结合#part7

好啦x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干完了第七章xxxxx

果然在有动力的时候效率简直高的不行xx

其实本来是想昨天晚上就发布出来的x但是因为元宵节x想着x让你们好好过一个元宵节吧先不发刀了xxx
〔喂有什么区别啊x〕

好吧x毕竟这一章是一个转折x

——————那么x正文开始———————

第七章  

第二天上午吃了点野果后,十一和十拿着各自的装备走进了树林。这边的树林不同于十一昨天所探索的森林,这里树木间隔没有那么密集,灌木丛也没有那么多,阳光轻易就穿透了叶片散落在地面上。这使寻找动物踪迹变得容易了一些。十一弯下腰扒开杂草,很快就发现了一段模糊的动物脚印。

    “十?过来帮我看一下?”十一弯下腰仔细辨认着,小声呼唤着十,“十?”

    “……啊,怎么了,十一?”

    十一直起身,看到十靠在他身边的一棵树上,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显然刚才走神了。

    “……你刚才没在听吧,十?”十一双手叉腰有些无奈的问。

    “啊,是的,我刚才走了一下神,抱歉。”十挠挠头,“有什么事吗?”

    “过来帮我辨认一下这个脚印,是兔子的吧?”十一拉着十蹲下来,扒开草丛给他指着他发现的足迹。

    “是的,应该是兔子的。”十轻轻抚摸着足迹说。

    十一微微偏过头看着十的侧颜,皱了皱眉头。十的神态还是有些不对劲。十一想起来昨天晚上自己的想法,于是他凑近十一点,刚想小心翼翼的开口,十先说话了。

    “足迹很模糊,不过能看出来是只兔子。”十的声音里透出喜悦,虽然对于十一来讲那听起来有些不真实,“是挺久之前留下来的,不过如果扫描一下的话……”他从衣服侧兜里拿出音速起子扫描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把起子平放在手心里慢慢的转着圈,“应该是去往那个方向的。”音速起子指着东北方向的一圈不高的灌木丛,“在这里,十一!”十压低声音说,迈步准备跨过灌木丛,“快点跟过来!”

    “不,等等!”十一脑子一热叫住了十。

    十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疑惑的回过头:“怎么了?”
    “……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十一说。

    “……什么?有吗?”十吃了一惊,指了指自己问,“或许只是你的幻觉吧。”

    “不,这不是幻觉。我了解你。”十一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有什么事情在隐瞒。”

    “……难道我们不是都有事情隐瞒吗?”十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再这样下去野兔就要跑掉了!”

    “……好吧。”十一妥协了,松开他的胳膊跟着他跨过那道灌木丛。树木间可以隐约看到那条河,他们现在在河边的一片空地上,旁边围着一些灌木。十弯下腰,扒开草丛仔细观察者。十一想跟过去,但十忽然站起来,伸出手把十一挡在他身后。

    “我来就行了。”十回头看了十一一眼,然后一步一步的往一片灌木丛走去,手里握着他的音速起子。

十一打了个激灵,十刚才看着十一的样子让十一想起了什么。那种神态就像……就像那天在湖边他去赴死时候的神态!十一感到一阵惊慌,难道十也要……

    十已经走的离灌木丛很近了,十一似乎看见灌木丛里有一个人影。

    “十?你想——”十一控制不住的喊出来,迈步冲过去想要把十拽回来。

但是十一刚迈出去一步,四猛地从树丛中站了起来,手里握着他的左轮手枪,瞄准了十。然后——他开枪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枪声在十一耳里是那么的不真切。十在他眼前就像慢动作一样抽搐一下,然后踉踉跄跄的跪倒在地。十一冲过去,接住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四。四露出抱歉和愧疚的表情,收起枪转身跑进了树林。

十一没有追上去,他太震惊了。他只能抱住十,让他躺在自己腿上,看着鲜血从他胸前的伤口喷涌而出,染红了一片衣服。他徒劳的想阻止血液的流失,但是他发现那可以救命的医药包被放在了营地里,而以十的伤势绝对撑不到哪里。

“十一……”十躺在十一怀里轻轻呼唤着他,挣扎着想说什么。

“嘘,别说话。”十一解开十领口的扣子,好让他呼吸通畅一些,虽然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十的伤口是致命的。他绝望的看着十的生命体征一点一点消失,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不,不要死……不要……”

“十一……”十在十一怀里勉强挤出一个虚弱的,充满歉意的微笑,“……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十一把十抱的更紧,泪水控制不住的淌下,“拜托了……不要离开我……”

“……原谅四吧……”十的声音轻的像耳语,“对不起……”

“不,不要走……不要……”十一握住十的手,“再坚持一下……”

但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十的双眸已经变得空洞无神,一声清脆的炮响回荡在林中。十一感觉这整个地方都像梦一般不真实,十怎么可能会死呢?但同时十一感到怀里十的体温在一点一点冷下去,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他伏在十身上,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不——”

过了一会,十一渐渐冷静下来。他擦干脸上的泪痕,伸手合上了怀里十的眼皮。他注视着十的面容,十的神态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一阵复杂的感情涌上他的心头,愤怒,困惑,不解……他把十平放在草地上,让十的双臂交叉放在胸前遮挡住伤口,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再见了,十。”十一在十耳边轻声说,然后站起身,慢慢的往营地走回去。

还没走到营地,十一就碰上了一脸担忧的十二。他正想开口,十二就抢先唠叨开来。

“天啊!十一!太好了你没事!”十二大步走过去说,听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我听到了炮声,又有人牺牲了。你怎么一个人,十……”他看到了十一的神态,明白了什么,“……噢。”他把音量降下来一些,“我很遗憾。”

“……没关系。”十一略微低着头小声说。

“不管怎么样,先回营地去吧。”十二把手放在十一肩上。

“……好。”十一小声应答着,跟着十二回到了营地。他很惊讶的发现六和五都在那里一脸急切的等着自己,显然六和十二一听到炮声就赶了回来。

    “十一!你还好吧?我——”五和六看到十一,惊喜的迎上去,但是看到十一和十二的神情后都沉默下来,“是谁……”

    “是十。”十二低声说。

    “什么?!”

    一阵悲伤的气氛弥漫开来,六不敢相信的重复了一遍答案,五默默的走到火堆边坐下来。

    “……是四干的。”十一小声说。

    “什么?!!”

    “可……可他应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啊!”六不敢相信地说。

    “但是四有什么理由要杀掉十呢?”五坐在那里,单手托着下巴问。

    “……我不知道,不过十看起来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十一回想起十之前的神情。

    “如果四是跟十一起的,我们必须要找到他!”五站起来,走到十一面前说。

    “但是他杀了十!”十一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站起来握紧拳头低声喊出来。

    “我知道。”五冷静的看着十一,一字一顿的说,“我知道,我也理解。但是现在冲动行事有什么用?四杀掉十绝对是有理由的,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它。”

    十一看着五,感觉内心的怒火渐渐减下去。“……有道理。”他坐到篝火边,低头看着跳跃的火苗。

“……那我们接下来就要去找四吗?”六小心翼翼的问。

“不。”十二说。

众人都有些惊讶地回过头看着十二。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继续在这里扎营。”十二说,“应该转移阵地了。”

——tbc——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寄刀片x】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和dw结合#part 6

第六章

第二天一大早,十二就把所有人从梦中叫醒,在十的抱怨声和六不满的嘟哝声中宣布要开始分组。

“分组?怎么个分法?”四问。

“像平常一样,抽签!”十二拿出几根树枝,用药水涂上不同的颜色,“抽到红色的,去打猎;抽到蓝色的,去勘察地形,找找看有没有别的人。一定要小心别让自己被杀了。”他调侃的说道,把树枝放到空了的水瓶里,“那么,谁先来?”

众人都凑上来,从瓶子里抽出一根树枝。十一从里面挑出来一根蓝色的,他抬起头,发现六手里拿着和他颜色一样的树枝。他和六惊喜的对视一眼,然后转身看到十抽出了和四一样的红色树枝。十二的树枝上什么都没有,这意味着他得留下来看着营地。

十二嫌弃的看看手里的树枝,然后抬起头扫视了一下众人:“认真的?”

“规则是你定的。”十耸耸肩。

“我就知道自己定规则没有好事。”十二没好气的说,退回到营地的篝火旁朝十一他们挥挥手,“路上小心。”

十一和六看着十和四朝十二挥挥手,走进了森林里。十一有点不安,他醒来后就一直是跟着十在一起的,几乎从来没分开过。他现在还不确定能不能信任六。

“来啊,十一。这里有条路可以通向河对岸。”六在十一前方大概十米左右的地方说。

“……噢!好,好……”十一回过神来,抹了一把脸,有些茫然的跟在六身后踩着几块突出水面的石头去往对岸。
对岸大片的森林都因为昨天的大火烧毁,但就像是被什么人控制似的,到了一个山坡就能明显看到火势减下去并渐渐消失。十一没管这些,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跟着六走在山坡上,层层树叶遮蔽了阳光。“找找看有没有别人来过的痕迹。”十一说,俯下身仔细观察着地上的痕迹。他扒开地上的杂草,试图找到一些线索。什么都没有。他直起身,又往前走了几步停下来寻找。太阳渐渐升高了,十一和六仍然一无所获。

“啊!累死了!”十一从地上站起来,捶了捶酸痛的腰,“还是——什么——都没有!”

“那为什么我们不休息一会?”六提议。

“好主意!早就该这么干!”十一靠着一棵粗壮的树慢慢的坐下来,六坐到他身边。

“喝水吗?”十一递给他水壶。

“多谢。”六接过来灌了一大口,“我觉得我们今天可能找不到什么了。”

“噢,不要这么说。”十一说,接过水壶也喝了一口,“早晚会有什么收获的。”

“好吧,”六耸了耸肩,“或许我们——”

他顿住了,似乎被不远处的什么东西抓住了视线。
“怎么了?”十一疑惑的问。

“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六说。

十一冲过去,俯下身,小心翼翼的从草丛中捡起一片叶子。它不像是草或者树木,而有点像是——

“芹菜?”十一有点激动的说出来,吧叶子举到鼻子前闻了闻,“是的!就是芹菜!哦你真是太棒了!”他激动的拍着六的肩膀。

“当然了!”六得意的说。

“如果是芹菜的话,”十一说,“那就意味着,那就意味着——”

“第五任doctor!”六惊喜的说。

“谁说我们今天可能找不到什么的?”十一看了六一眼,继续分析者手中的芹菜叶,“这片叶子还很新鲜,说明他还没走远!”

六拿过芹菜叶闻闻,然后仔细嗅了一下空气。“可能在那边!”他指着右手边一堆灌木丛小声说。

十一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绕过灌木丛,然后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嗷!”

“啊!抱歉抱歉——”

十一揉揉被撞疼的下巴,打量着眼前揉着鼻子的那个人。他穿着浅色的风衣,头上歪戴着一顶帽子,十一觉得可能是他给撞歪的;而他的风衣领口,显眼的别着一根绿色的芹菜。

“第五任doctor!”十一兴奋的双手抓住面前人的肩膀,“我就知道!哈!”

“抱歉这么突然的出现,你还好吧?”五扶了扶帽子问。
“还是像以前那样彬彬有礼!我喜欢!”十一拍拍五的肩膀,回头指指赶过来的六对五说,“这是第六任doctor,我是第十一任。”

“你们——你们来自我的未来?”五问。

“Well——差不多吧!”

“你难道在进入竞技场的时候没注意到吗?”六皱皱眉头反问道。

“那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在该拿什么东西上面!”五反驳着,指了指放在一边的一把斧子和一个背包。

“嗯……不错的斧子!”十一打量了一下那把斧子,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一个看起来更重要的问题上:“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们?”

“这个……因为我不能确定是敌是友。”五说,“不过我观察了你们一会后觉得你们可以信任。”

“我们当然可以信任!我们这儿的人都可以信任!”十一有些激动的说,“对不对?”他用胳膊肘捅捅六,期待能被他肯定。

“他说的没错。”六说,“我们在河对岸有一个小营地,这个时候人应该越多越好。团结就是力量。”

“嗯,说的好啊。”五说,“我也知道牺牲了多少人,抱团取暖总是没问题的。”

“那就跟我们来啊!”六往前走几步,转过头看着十一,“不用担心,我记得回去的路。”

十一和六带着五回到了营地,虽然中间迷了不少次路,最终他们还是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并且成功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营地。十二看到他们带了另一个人回来,惊喜的跳起来,奔到他们面前。

“啊!你们带了一个新人回来!”十一和六的肩上挨了十二重重的几下拍打,听着十二兴奋的声音有些无奈的笑着。五把帽子拿在手里有些局促的站着。

“芹菜,你应该是第五任!”十二指指五胸口的芹菜,不停地说着,“我是第十二任,来自离你很远,很远的未来。”

“显而易见是的。”五小声说。

“来这边坐下吧,等着其他两个人。”十二率先把五领过去坐下。

“十他们还没回来吗?”十一一边跟着五走过去一边问。

“还没有,现在还早呢。”十二抬头看看天色,然后摆弄着面前的火堆,“我以为你们会回来更晚一点呢。”

“well,这说明我们的效率要比他们高。”六走到十一身边,“不用担心,他们肯定很快就能回来了。”

然而,下午一点一点过去了,太阳渐渐挪下地平线,天色开始暗下来,星星已经开始在灰蓝色的空中隐约闪现,仍然没有十和四的身影。十一开始有点担心了。十二耐不住等待,拿着五的斧头去树林里砍了一些柴回来。现在他们正围坐在火堆旁,有一搭没一搭的添着柴火,然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们回来啦——”四和十从树林里钻出来,十手上拎着一个袋子,四用他的围巾包着什么东西。

一看到十熟悉的身影,十一瞬间松了一口气。他第一个迎上去,跑到十面前。“你们俩,去哪了?”他双手叉腰有些生气的质问,“这么晚才回来??”

“噢别怪我呀!四想用手枪去射鸟,结果他枪一响所有动物都跑走了!”十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十一,不满的抱怨着,“所以最后我们只能去采野果,采了一袋子和一围巾,应该够了。”他指指四的围巾,有些埋怨的看了他一眼。

“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四向十一露出一个笑容。

“所以你们费了一天的劲就只弄到一些野果?”十一有些失望的反问。

“先别管那个,来看看我们找到了谁!”六打断了十一,招呼十和四过去。十一跟在他们后面。

“你们找到了谁?”四回头问十一。

“你自己看啊。”十一向他们示意了一下坐在火堆旁的五。

十停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五也站起来,露出不敢相信的笑容。

“是你!”他们两个同时喊出来。

“——你们认识?”四惊奇的看着他们两个。

“当然!”五说,“那个时候两个tardis撞到了一起,然后——”

“是的!我们一起解决了它!”十激动的接着五的话说。

“不管你们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也要一起好好合作。”十二说,接过十一手上的袋子把野果分给众人。

“……好吧,这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六拿过他的野果说。

“多吃点,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十说。

“那么明天还是按照今天的分组方法吗?”六问。

“不!我反对!”十一说,“我要换到十那组去。”

“我也反对,我不要再继续留下来看着营地了!”十二跟着十一说,“我要去和六勘察地形!”

“那我留下来看营地好咯。”五一边往嘴里扔着野果一边说。

“那我也跟着留下来吧。”四说。

“所以……你明天要跟着我吗?”十看着十一问。

“是的。”十一斩钉截铁的说,“今天你们太慢了。”

“……好吧。”十说着移开视线。

十一眨眨眼。是他的错觉吗?十看起来有些忧伤。

“……怎么了?”十疑惑的问。十一这才发觉自己一直盯着十。他把视线移开:“没,没什么。”

也许是错觉吧。

吃完饭之后,十一和六跟十二分享了他们今天所有的收获,包括地形和找到第五任。然后十二嘱咐十和十一一定要抓到点像样的东西,又跟四和五说了一些看守营地要做的琐事,就催促大家去休息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事了,十二?”十有些不满的说。

“我在这里年龄最大。”十二简洁的说。

这一条确实比较能够让人信服,所以十一他们都乖乖的躺到防水布上。十一凝视着夜空,清澈的夜空开始渐渐布上云,明天将会是个阴天。十到底在为什么而烦心呢?十一觉得十并不想说——或者是他不想在这里说,不想告诉别人。不过他那副假装没事的样子可是被十一一眼看穿了,十绝对有什么心事。反正明天要单独和他在一起狩猎,就等着明天再问问吧。十一这么想着,渐渐进入梦乡。

——tbc——

所以我又来更新啦xxx本来以为寒假没什么事能很快写完结果拖到现在才更xxxx真的很抱歉啦qwq

然后高能预警一下

下一章真的要高能x

又要死人了x

会虐x应该会很虐x

所以x做好心理准备吧xxx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和dw结合#part 5

第五章

十一睡得并不安稳。他梦见自己站在所有任doctor的尸体间,master背对着他,手里拿着火把。他狂笑着,就像十一的前一任重生之前的那晚一样,用手中的火把点燃了十一的衣服。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令人窒息,身上的火花在难以忍受的灼烧中噼啪作响。他拼命挣扎,试图摆脱这种处境,但他的身体像是被钉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十一猛地从梦里惊醒,但是梦中的灼烧感并没消失。他疑惑的寻找着这种感觉的来源。他找到了——他们栖息的森林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并迅速的向他们的空地蔓延过来。

十一抓起自己的背包和小刀,疯狂的晃着还在熟睡中的其他人:“快醒醒!十,十二,一,快醒醒!”

其他人迷迷糊糊的被十一叫起来,在看到大火的时候也都瞬间清醒了,手忙脚乱的打点好行装。这个时候,空地四周已经被大火侵占了。一棵燃着火的树发出嘎吱嘎吱的惨叫声倒下来,溅起一片火星。“没时间了,快跑!去湖边!”十二一边喊着,一边率先往湖边方向跑去。但是忽然一颗火球飞来,砸在他左边两米远的树上。十二眼疾手快的往旁边一跳,躲过了火球。十一内心一阵颤栗,这绝不是什么自然产生的东西,只能是——

“组织者。”十说,他也跟十一想到一起去了,“他想让我们移动起来。”

“那我们最好赶快动起来!”十二放弃了去湖边的计划,转而带着十一他们朝相反的方向跑去。火苗舔舐着树木,无情的吞噬着氧气。十一很快就感到呼吸困难,刺鼻的浓烟弄得他不断地咳嗽。他听到身边的十也在咳嗽着,如果不做点措施,他们最终会死于窒息。十一脱下他的外套,捂住口鼻,虽然效果没有加了水好,但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一根燃着火的树枝掉落下来,点着了十的风衣下摆。他慌乱地脱下风衣,试图把火苗踩灭。“别管啦!”一喊着,催促着十。十很不情愿的把风衣留在了地上,然后继续赶路。火焰在他们身后追赶着,浓烟让十一看不太清前面的景象,但他还是注意到树木之间的距离在逐渐变大,他们要跑出这片树林了。透过浓烟,十一似乎看到了一条带子似的东西在他们面前不远处闪闪发亮——一条河!“那边有条河!”十一喊着,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去河边!快点!行动起来!”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去河边绝对是最最明智的选择。只要到了水里,所有人就安全了。

就在他们准备往河边赶的时候,又一个火球飞来。十拉着十一往旁边跑开,火球击中了他们身边的一棵树,那棵树呻吟着,朝十二站立的地方倒下来,十二根本没时间躲过去。但是一要比所有人快得多,他以惊人的速度冲过去,推开了十二,消失在一片烈焰之中。

“不!!”十和十一同时叫道,冲过去想要帮忙,但被十二一把拦下。

“快走——去河边,快点!”

“但是——”

“没用了,十一,已经晚了!”

就算是在火焰的噼啪声中,十一还是能清晰地听见一声炮响。十二说的没错,已经晚了。十一跟着十和十二冲向河边,跳进河里。清凉的河水让他感觉舒适了很多,也没有了那种难受的窒息感。他跟着其他人游向对岸,爬上岸边的草地,咳嗽着,看着对岸的浓烟夹杂着火焰在明朗的天空下翻滚着。

对岸的火大概到了黄昏的时候才彻底灭掉。十二,十一和十都有多多少少的烧伤,幸好十二在赶路的时候没有丢掉医药包。里面治疗烧伤的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现在十一和十吃着前天剩下的浆果,一言不发的看着夕阳一点一点的沉下地平线。随着地面上最后一缕阳光的消失,天空中出现了TARDIS的图标,紧接着一的头像出现在夜空中。十站起来,从地上采了一朵花,撕下它的花瓣一点一点的撒进他们面前奔流的河水里。

 “敬第一任。”十轻声说。

“敬第一任。”十一和十二小声重复了一遍。

天空中一的头像渐渐消失了,十一重新坐下来。“那场大火一定是组织者控制的。”他说。

“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十问,“他们一定是有目的的。”

“应该不是想要直接杀死我们。”十二说。

“为什么?”十一问。

“因为那样就不好玩了。”十二回答,“有可能是因为这几天没有自相残杀,组织者无聊了。也或许,他们——”

十打断了他。十二一脸疑惑的看着十。十一张嘴想问十发生了什么事,但十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

“安静。”他说,侧耳倾听着,“你听见什么了吗?”

十一安静下来,仔细听着四周的动静。虽然河水的声音掩盖了一些杂声,他还是听出在他们身边的树丛里传来了细微的窸窣声。

十二一跃而起,举起弓箭瞄准树丛。十一拦下了他。“我去看看。”他说。

十一拿着刀,小心翼翼的靠近树林。他小心的扒开叶子,仔细察看着里面的动静,忽然两个人影从树丛中钻了出来。十一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把刀举在胸前。

    “别激动!我们没有恶意!”一个声音传来。

十一认出了那个声音,他松了一口气收起刀,脸上流露出惊喜来:“第四任!”

“真是的,你吓死我了!”第四任doctor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围巾。

“还有我。”第六任doctor跟在四身后也钻出来。

“啊!第四任!”十走到四跟前,“可以说我最喜欢的一任!”

“晚上好。”四朝十行了个礼。

十二仍然有些怀疑的坐在一边看着他们:“你们在那里躲了多久了?”

“也没多久,从Tardis图标出现后才发现你们。”六回答,“看起来你们已经有了一个联盟?”

“是的,不过现在一牺牲了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了。”十二指指十一和十,说。

“听起来不错嘛!”四愉快地说,“如果我们加入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

“对,不会有什么影响。”十一很快的说道,“现在,我们需要团结一致。”

“不要忘记我们共同的敌人。”六说,指了指夜空。十一明白他指的是组织者。

“今天先休息吧。”十提议道,“明天我们分成两组行动。”

“好。”十一应答着,帮着十二一起把防水布铺好。十躺了上去,十一躺到他身边。

“晚安。”十微笑着和十一道晚安。

“嗯,晚安。”十一说。

十一躺在防水布上,凝望着布满繁星的夜晚。他注意到这些星星的排列很奇怪,他辨别不出来他身在何时何地。他听着身边的人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缓慢,而他一点睡意都没有。13个人现在只剩下8个,以后还会继续一点一点的减少。下一个牺牲者会是谁?会是他自己吗?或者更可怕……会是十吗?会是十二吗?他们还会遇到别人吗……

带着这些问题,十一一直躺到黎明前才睡着。


【不接受谈人生bu】


【The Doctor's Game】#饥饿游戏和dw结合#part 4

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更文了……十二月份比较忙,一堆破事x以为雾霾假期可以写点的结果作业多成狗还要天天QQ讲课……


咳总而言之x又来更新了x之后因为期末考可能又要有一段时间停更『虽然手稿已经写到第七章了x』


顺便预警一下x下一章会有人牺牲。大家可以猜猜看是谁哦XD[ni


————正文开始————

第四章


“他还没醒过来吗?”


“还没有,都已经第二天了。”


“幸亏那下面有个湖……”


十一能够听到耳边的说话声,他急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还得感谢十的帮助……”


十。


听到这个名字,十一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复杂感情,他睁开眼睛。


十一躺在一块防水布上,身上盖着十的风衣。阳光透过一层层的树叶洒下来,把光影投在十一身上。他左臂上的伤被人处理过了,并且用绷带包扎起来。十一稍微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在他右手边几米远的地方,有两个人坐在一棵倒下的树旁边谈论着,十一之前听到的说话声就是从那里传来。十一认出了他们,是第十二任doctor和第一任doctor,他们看到十一醒过来似乎松了一口气。


“醒了?”十二微笑着朝他点头示意,“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十一也对他报以微笑。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但他一时不知道该问哪个。“……我昏迷了多少天?”


“两天,或许更多。”一说,“自从我们找到十你就一直昏迷着。”


十……十一想起了他,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十的身影。“十呢?”十一的语气里透着担心,“他去哪了?”


“不用担心。”十二回答他,“他去找吃的去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身影就从树木间走出来。


“Guys!我摘了点野果,还抓到了一只松鼠。”十向空地走过来,挥舞着手里的袋子,“把火生起来——”


他顿住了,视线落到十一身上。十一向他招了招手。十的脸上洋溢着惊喜的笑容,冲过去一把抱住十一。十一被这突然的一下弄得有些慌乱,但他很快就调整好自己也热情的回抱了十。过了一会,十松开十一。“天啊,十一!你终于醒了!”十感叹着,“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吧?”


“还不错。”十一拍着十的肩膀,“很高兴看到你安然无恙!”


“哈!你才是掉下去的那个人好吗!”十说,表情稍微严肃了一些,“你得感谢十二,他在TARDIS那里抢到了一个医疗包。”


“不用感谢我。”十二从一堆柴火里抬起头,“我们还得感谢你口袋里的火柴呢,十一。”


十一一摸之前装火柴的那个口袋,那里果然已经空了。“嘿!”他不满的说,“我只有那一盒!”


“我们又没用多少,最多三根。”一不服气的反驳回去。


十一还想张嘴说点什么,却被十挡了回去。“好啦,好啦。别吵啦。以后还得合作呢。”十说。


“那我其他的东西呢?”十一问,“背包啊什么的。”


“不用担心,我都给放到那边的一个树洞里了。”十指了指靠近防水布的一棵有着树洞的树。


“好吧。”十一耸耸肩,“那我掉下去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看到你掉进了湖里,一开始以为你死定了,所以就没想着要去找你。”十说,“但过了一会,我还没听见炮声,就意识到这没这么简单,你应该还活着。这个想法点燃了希望,我以我最快的速度奔下山,冲到湖边,发现你躺在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头上,不省人事,但还活着。我稍微处理了一下你左臂上的咬伤,但因为没有可以消毒的东西,蛇毒让你昏迷了有三天,直到我遇到了十二。”十偏过头看了看正在烤着松鼠的十二,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你不知道他有多担心你!”一说,“在我们找到他之前,他都昼夜守着你。”


十一的眼睛有些湿润。“……谢谢。”他小声说。


十笑了笑:“没什么。”


“啊,对了!”十二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来一把音速起子,“我抢到了你的音速起子。”


“太好了!”十一从十二手里拿过自己的音速起子,从指尖涌起一股亲切之情。


“不错啊,我们都有起子了。”十从衣兜里抽出自己的起子,推推十一,笑了笑。


十一也笑了笑,然后想起来什么:“对了,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别的人牺牲?”


“除了七,还有第二任。”一说,“然后就没有别人了。”


“你们……没遇到其他人?”


“……没有。”


十一叹了口气:“好吧。”


“对了,说起来昨天我去悬崖的时候,发现七牺牲的地方有传送过的痕迹。”十说,“虽然很难被人察觉,并且是隔了不少天,并且时间流也有些混乱。”


“这个有意思!”十一忽然来了精神,搓搓手露出兴奋的笑容,“或许这次游戏的组织者真的是个时间领主呢!”


“可是时间领主不是都已经……会不会是master?”十猜想道。


“……或者是missy?”十二说。


“Missy?”十一脸疑惑。


“……Master重生之后。”


十看起来更疑惑了,但一打断了他。“这么早就想要知道未来可不是件好事。”他说,认真的审视着在场的所有人,“虽然这个地方打破了时间的限制,但我们也应该对未来发生的事情保密。”


“我赞同。”十一说。


十显得有些不服气。十二耸耸肩。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轮明月爬上深蓝色的夜空。十抬头看着天空,等了几秒,然后喃喃着说:“今天也没有牺牲者。”


“或许其他人还在准备。”一说,“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存活下来。”


“……我觉得今天我们就先这么休息吧。”十一打断了这个话题,站起来,“看看明天会不会找到别人。”


“我还是觉得你该休息休息,十一。”十有些担心的看着十一。


“我没事的。”十一一边说着,一边把火熄掉。一和十帮着把防水布铺到地上,十一躺上去,接着十也躺到他身边。


“晚安。”十说。


“嗯,晚安。”十一轻轻笑了,闭上眼,很快睡熟了。

——tbc——